《腳趾》040

 

回房整理時,馬言森不斷聽見羅彥澤拍打踹踢房門及罵人的聲音。他知道羅彥澤心情不佳,但他不瞭解原因。自己的情緒也好不到哪裡去,他並不想管到羅彥澤身上,但依羅彥澤對他的態度來看,事情與他相關。

都弄好了,馬言森來到客廳。

羅彥澤沒再暴躁地對待陳學康的房門,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馬言森坐到他身旁,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影像一展,電影台正播放一齣古裝片。馬言森眼光在電視上,一手撫摸著肚子。胃痛已消,此舉是要羅彥澤注意他。

「我對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電影對白令人發噱,馬言森沒發笑,羅彥澤也沒有。

馬言森記得,他們一起看過這部片子。每當此句台詞一出現,羅彥澤便會模仿劇中人打躬作揖與他嬉鬧。此刻羅彥澤默默的,但也在瞧著他。馬言森知道,他感覺得到羅彥澤正看著他。

他會問候他的胃病嗎?或者他正想開口問他手背上那道新傷疤是怎麼來的?不管羅彥澤開不開口,馬言森打算解凍與他的對峙。

叮咚!叮咚!正當馬言森意圖開口,門鈴大作。

羅彥澤煩躁地起身去開門。「幹!誰啊!媽……」

開門,見是兩名警察,羅彥澤吞回不雅的詞彙。

「哪位是馬言森?」

聽見自己的名字,馬言森趕緊走向那位胸前識別證寫著「楊廷」的警察面前。

「你是馬言森?」

他點頭。楊廷打量他,從頭到腳,仔仔細細。

楊廷審視的眼光過久令馬言森不適,他的目光飄來飄去,不知該落在哪兒是好。

「警官,有什麼事嗎?」一旁的羅彥澤問道。

楊廷將視線移向他。「你哪位?」

「我叫羅彥澤,也是住這裡的。」

楊廷點頭,邊走進室內。另一名警察也就是他的學弟和他們跟在他後頭。

稍環伺屋內,楊廷面對馬言森及羅彥澤。「有人報案,在這間房子的浴室裡可能藏有排水溝浮屍案那位女性死者的……腳趾。」

不經意,馬言森與羅彥澤互看了對方。

楊廷笑了。「看來是真的喔。」

他們沒有否認。

「誰要說明一下?」

羅彥澤順一下頭髮,「我是有看到啦,那時候是一大早,人還不是很清醒,有點兒嚇到,我馬上跑出浴室……後來沒再看過而且其他室友也沒人提起腳趾什麼的,我想我可能眼花看錯了,所以……救這樣。」他聳肩。

楊廷轉向馬言森,眼光極度不友善。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3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