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42

 

裡頭很亂,且臭氣沖天。書桌上幾樣沒吃完的食物在悶熱的夏天、悶熱的房間裡早已腐壞。

「什麼那麼臭?」楊廷正分辨那股最惹他嫌的臭味根源。

「尿。」學弟說。

「幹!這傢伙竟然在房間尿尿!」站在門口的羅彥澤摀著鼻子也不禁開罵。

臭味的成分中不止食物腐敗味,更濃的正是嗆而騷的尿味。

「尿?哪裡?」

「學長,你腳下。」

楊廷的眼光落在前方,經學弟提醒,他才看向腳下。右腳猛地一抬,他掩住鼻子小心翼翼跨過地上一塊未乾將乾且發黃的水漬區塊。這裡曾有過一灘液體,尿液。

過了這灘還有一灘,書桌下一灘濃稠得幾乎再也流動不了的紅色。

「血!」楊廷倒抽一口氣還倒退一步。

他的緊張,在他後頭的人都感覺到了,每個人像那些液體般,一動也不動。

「封鎖現場,找鑑識人員來。」楊廷對學弟說。

「那個應該是蕃茄汁……」學弟手指向書桌底下更深處,躺著蕃茄汁也為紅色的瓶子,瓶口處懸著幾近凝結的紅色液體,那灘紅色死水的源頭正是那兒。

真相已明,楊廷瞪向學弟,「我知道啦!」

「那還要不要叫鑑識的來?」

「等一下啦!」鎮定一下精神,楊廷迅速掃視整個房間。

房間不大,也沒什麼可以藏人的地方,唯一能藏匿人體的應唯有衣櫥一處,但衣櫥敞開著,只有幾件衣服,一眼便望盡。

楊廷走至窗邊,打開窗戶。

鋁質窗框及周圍水泥平台上有幾個破碎的鞋印子,窗外面對一塊矮籬笆圍起的荒草漫漫的空地。

「從這裡跑的?」楊廷自個兒問,自個兒點著頭。

「我覺得……」學弟看著那些印子,「看這些凌亂的鞋印新新舊舊,方向有進有出,這人好像常把窗戶當門……」

「我知道啦!」楊廷對著學弟,威風凜凜之下卻也又惱又羞。

他和學弟走出陳學康的房間,對在外頭等候的馬言森與羅彥澤說:「另一個呢?」

「我剛打電話給他,他手機可能沒開,還是沒電了……」羅彥澤邊說邊敲幾下王翊翔的房門且轉動門把後道:「他好像也不在,門鎖了。」

「去開門!」楊廷命令學弟。

沒多久,房門打開,楊廷又率先站在門口。第一個腳步才要踏進,他倒抽一口氣還倒退一步。

他這個樣子已第二回,沒人再那麼緊張兮兮,紛紛越過他肩頭也往裡頭瞧。

驚愕的表情一張張僵在原地。

王翊翔平躺在地,胸口插了一把刀子。血漬在他身上、手上、周圍的地上,未乾將乾。

血腥味不那麼明顯,因強力膠的味道搶盡風采渲染滿室。

「真的要叫鑑識的來了……」

「看吧,我就說吧,還不快去打電話!」

楊廷對學弟下令後以眼檢視王翊翔。

除了胸膛,他的身上還有好幾處傷口,肚子上、手臂上都有。一張本來應該是純白色的紙張躺在他的頭部右邊,半張以上的面積沾染乾涸的血色,仍可看見上頭寫的幾個大字:小靜,對不起。小靜,我愛妳。

「那刀子的樣子好特別……」又回到身邊的學弟讓楊廷的眼光回到王翊翔胸口上。

看不出多長的刀刃大部分插在王翊翔體內,露出的一小截閃動著冷冷白光,好似想要照耀木質刀柄上雕刻的朵朵玫瑰。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4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IN02
  • 啊....又是番茄汁又是尿啊.........
    最近看太多日本推理.....腦袋脹脹的.....
  • 素喔,我好像一個多月沒看日本的推理小說,也該弄兩本來讓自己腦袋發漲...

    苡蔚 於 2010/02/02 18: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