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44

 

「警官,你這個問題跟之前那個問題不是一樣的嗎,你就是懷疑我們嘛!住在一起怎樣!自己的事都搞不定,哪有空注意室友在幹嘛啦。」羅彥澤有些煩了。

楊廷看向馬言森。

「我和他一樣。」馬言森簡單回話。

羅彥澤伸個懶腰,臉朝向一側,他想休息一會兒,順便他得考慮他自身的事。要不要將莉娜的事告訴這位警官?

他真不知該不該相信楊廷有能力可以處理他的事。在他的眼裡,楊廷是個正派的好警察,但辦事能力似乎不太足夠。猶豫之間,羅彥澤的眼光瞟向劉繼斌,一個正為女兒的橫死傷心的父親。那哀淒是真實的,但羅彥澤更不願意相信他。

怎麼了?怎麼如此不相信人了?被欺騙過以後所有人都不值得相信了嗎?這些問題對羅彥澤來說煞為艱澀。身旁一個朝夕相處的好兄弟、一個待他如子的好長輩,他曾經那麼地相信他們,而今……怎麼了?到底怎麼了?越想,答案越是無解。

偵訊的時間內,羅彥澤答話答得多,馬言森說得很少,大多附應羅彥澤的說法。這下羅彥澤顯露疲態,楊廷可以單針對馬言森再深入訊問。

「那天的行蹤,你再說詳細一點。」

「我不是說過了嗎……」馬言森既苦惱又無奈,他也累了。

「再詳細說一次!我是給你機會讓你再好好想想有沒有遺漏的沒說。」

浮屍案兩名死者的死亡時間分別為凌晨一點左右還有凌晨三點半左右,馬言森與羅彥澤已說明具有的不在場證明。一點鐘,兩人都在店內上班到兩點。三點半時,馬言森與多位同事一塊兒宵夜,羅彥澤則有入住賓館的刷卡單佐證。他們的嫌疑並不重,但楊廷硬是要馬言森再一次說明。

答話的會累,問話的應當也會累。當其他人都累了,此刻的楊廷卻精神奕奕。支撐楊廷意志的力量源自於心上一個柔弱的人影正躍動著,妒忌因此滋生,燃燒成力量。

馬言森心裡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感覺,面前這位警官針鋒相對。莫名,但可以釋懷。這好過腳趾的詭異呀……思及此,馬言森露出自嘲的輕笑。

「馬先生,你笑什麼?」見他笑,楊廷火。

望著楊廷的臉,馬言森想到嚴若芳。很無名,卻也奇妙。接著,她的臉在楊廷的臉上擴大、擴大……

「喂!馬先生!請不要發呆好嗎!」

然後,被殘酷地撕裂開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4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