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炒蛋


這天午後,窮極無聊,就快要睡著的我突有靈感,興沖沖地說:「我要煎蛋!」

你赫然放下報紙,我看見了你猶似給鬼嚇了的驚恐神情。

那著著實實傷了我的心,不過我很明白那只因我自小到大在廚房締造的事蹟所致。

「煎顆蛋而已嘛……最多兩顆!」我保證。

你的臉色白了,我知道你想著了甚麼。

小學五年級的暑假,有一天心血來潮立志煎出一顆漂亮的荷包蛋,結局是表哥吃掉我們共十數顆失敗作品後罹患急性膽固醇過高,住院三天。

這次事件之後我遠離廚房,過了將近十年才再有信心,繼而發生了魚皮神秘失蹤事件、全家昏睡事件、地瓜其實是蘿蔔事件……等等,而家醜不可外揚,我以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天曉得怎麼了,全都是我興高采烈之際親口告訴你的……

「我的筆電好像有問題,幫我看看。」你說。

我扁起嘴,不語。

「妳的小說不是還沒寫完,趕快去寫。」你又說。

分明不想讓我進廚房!我氣了,氣得就要跺腳了!

你從沙發起身,走來,「我煎。」

「我要煎!」身一扭,我走向廚房。

「妳連菜刀擺哪兒都不知道,會把裡面弄亂。」

「煎蛋又不用菜刀!」

「找不著菜刀就找不著鍋鏟。」

「那找到鍋鏟就找到菜刀啦!」

我的話太有道理,你愣了一下,但仍先我一步進入廚房。

門口,我停下,望著裡頭,刻意忽視了你的身影,我感傷起來。

廚房,真是我的傷心地……

對於煎蛋,我記取了童年的教訓,不再計較蛋的好看與否,雖然通常的成品要不焦了一半、要不部分不熟,總是自己煎的,我從沒有怨言,你也嚐過,更不曾說過甚麼,只是開始找盡理由不讓我進廚房。

的確,廚房不適合我,因我相信廚房裡──有鬼。

「我可是拿過童軍界最高榮譽智仁勇獎章的中華民國女童軍,把我丟到山裡,我只要有一把瑞士刀就餓不死!我怎麼可能不會煮飯!是這個電鍋在整我!」上次電鍋爆炸的時候我氣得要砸掉那個電鍋。

你卻樂的,笑到直不起腰。

用電鍋煮過三次飯,一次半生不熟、一次乾飯成了稀飯,最後一次,步驟完全合情合理,整鍋飯卻在中途衝開鍋蓋,全噴到牆上和天花板。

電鍋爆炸的靈異事件過了很久,你忘記了吧?我希望是,否則,我會認為你每每烹飪時嘴角的彎度是在嘲笑我……

「要吃幾顆?」你問。

「不想吃了。」我心情不好了。

「那我炒蛋給妳吃。」

「好呀!」我心情好了,衝進去。

「去寫妳的小說。」

「不要。」我靠上你的背。

「這樣我怎麼做事?」你笑著打蛋。

「你的炒蛋天下無敵,我想看怎麼炒的嘛。」我踮起腳,下巴擺上你的肩膀。

你先在蛋汁上飄了如雪的鹽粒,然後再攪和攪和,文火上的平底鍋裡的油也熱了,滋滋發響。

「快點!快點!」我催。

蛋汁涓流下,成了湖泊,愈加沉靜的表面凝出香氣,與煙一塊兒繚繞起來,待一個瞬間,你用木鏟子破壞了這一幅畫,卻沒有誰感到哀傷,因翻攪出來的實在美妙,色如初春水畔小鴨子那一身絨絨的粉黃,飽收了恰當的油脂,一小塊、一小塊地溫潤若玉,漂亮極了!

這漂亮的炒蛋不只好看,也好吃,滑嫩仍帶嚼勁,不膩不鹹,爽口又爽心呀!

吃完了,要洗盤洗鍋了,你說:「妳別想洗碗,每次都弄得廚房淹水。」

我回到了書房,修好你的筆電,開始寫小說……

我真的明白了這兒才是我的世界,不過,我保證不了哪天進廚房的興致又來了。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