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婦密碼》008


「凶器……又沒著落……」何嫻瑜喃喃自語。
她正檢視屍體頸部的傷痕。「兇手右手持刀,從死者身後動手。……口部周圍有瘀痕,應該是兇手摀住她的口,不讓她發出聲音。……又是和張晴美案子的相似處……」
「嫻瑜,刑事組的人來了!」
「好,謝謝。」同事提醒,她起身走向樓下,邊紀錄她的發現。
這裡是汽車旅館的一個房間。女人頸部被割一刀,裸體陳屍在紅花朵朵的鮮豔地毯上。那纖長的雙手手指染滿乾枯的血水停留在頸子與胸之間,她試過減緩血流的速度,但,無需多久,香消玉殞。一條白色浴巾紅染半片攤在屍體一旁。
「又是妳!」
是陳仁的聲音,何嫻瑜聽得出來。
一樓停車處,陳仁怒指李秋。「阿婆啊!我真的不得不懷疑妳!」
「哎唷,大人啊!冤枉啊!」李秋緊張起來,「我在這裡做清潔工啊!你以為我愛看到死人喔!這次我很小心耶!什麼都沒有動,馬上打電話給你們耶!你不要冤枉我啦!」
「那麼巧啊!我們怎麼那麼有緣啊!」
「大人啊!不要這樣說啦,你沒聽過無巧不成書嗎……」
「不要跟我打屁!」
陳仁的眼睛似要冒火,李秋閉上嘴。
「重頭說一次!」陳仁的聲音大得整個汽車旅館範圍都聽得見。
李秋瑟縮著矮小身軀,「我在這家旅館打工很久了啦,就是做打掃的事,那個上次那個是兼差的……」
「我是說這次!」陳仁惱怒,「這次!這次發現屍體的經過!不要再說上次的事!」
「你就讓她說吧。」本作隔山觀虎鬥的何嫻瑜踏下最後一階階梯,來到陳仁身邊。
「又是妳!」
何嫻瑜拿下手套、頭罩和口罩,露出她那正微笑的面孔。「既然大家都那麼有緣,既然事情那麼巧合,你就讓婆婆說個明白吧。」
李秋找到救星。「這位警察小姐不但漂亮美麗喔,人還很聰明、講道理耶!」
「婆婆,妳慢慢說,不要緊張、不要害怕。我們警察都是好人,有些人只是嗓門大些。」何嫻瑜向李秋和善地笑著。
李秋點頭,道:「昨天有好幾個也是清潔工的同事請假,我很忙的說。這房的客人是昨天晚上十點到的……我剛好在隔壁那間打掃完要出來啦,所以有看到啦。車子就停在這邊,」她手指地,「然後鐵門就拉下來了。我知道喔他們這房是過夜,不是休息啦,那我就不用等他們出來然後還要打掃啦,十二點可以準時下班啦。沒想到,我中午來上班的時候,值班的說這房的時間到了,該去打掃。我還想,我們這邊的規矩,過夜都是買到中午十二點,才剛十二點就去打掃,萬一客人還沒走呢?值班說啊,這房客人的車子八點就開走了。他們算熟客,我們大概都知道他們的習慣啦。他們都會一起走,不會有一個留下來、一個先走。雖然是這樣,但是他們買到十二點,就算離開了,我們最快也只能十二點開始打掃啦。然後我就來這邊,鐵門是開的,車子不在,我當然想說他們都走了,上來就看到蕭小姐沒穿衣服,一大堆血……」
「聽妳的說法,妳認識那女人?」何嫻瑜問。
「是啊……」李秋吞吐。
「妳不說清楚的話,我就把妳當這個案子的兇手捉起來!」
「大人!好啦!啊我告訴你,你不要講是我講的啊!」
陳仁的威脅挺有用的。
「我看到那部車子就知道那是劉先生的車子,他們來這邊也不是第一次……」
「他們是指劉傑米和蕭琪?」
「是啦,大人,啊你也認識劉先生和蕭小姐喔!」
「阿婆!」陳仁兩個大步來到她的面前。「妳在耍我啊!上次妳怎麼不提劉傑米!」
「我沒有耍你啊!大人!啊你又沒問我張小姐的生意是誰介紹給我的啊!」
「妳認識劉傑米,也認識蕭琪,妳怎麼不知道張晴美和劉傑米的關係!」
「啊我真的不知道啦!很多年前我就在劉先生家裡幫傭啦,後來有很多菲律賓的很便宜,劉太太就沒有要我每天去。我也是一個禮拜去他們家裡打掃一次而已啦。不過劉先生人很好,給我介紹張小姐那邊的生意,還讓我的兒子去他們公司上班啦。啊他對我那麼好,我看到他帶女人上旅館,怎麼可以說……」
「妳怎麼知道蕭琪這個人?」
「本來也不知道啦,我是去看登記的啦!進來汽車旅館都要登記啊,第一次我只是想確定我是不是看錯劉先生,結果是登記蕭琪這個名字啊,後來幾次也是這樣。雖然這種汽車旅館很隱密啦,客人直接開車到車庫,上樓就到房間啦。但是我們打掃的喔會走來走去啦,啊車庫的鐵門沒有拉下來的話,上車、下車的時候會被我們看到啦。啊我看到過劉先生的車子進來,可是一起下車的女人不是劉太太啊……劉先生也不小心啊,鐵門也不先拉就下車,給我看見好幾次了。」
「這樣……」陳仁揉著額頭。他頭痛,昨晚沒睡好。「妳說過在張晴美那裡碰到過一個中年男人,就不是劉傑米……」
「那當然啦!劉先生也算是我的老闆,我怎麼會不認得他啦!」
「我上去看看。」陳仁轉身要上樓。
「等等!」何嫻瑜搶在他之前登上階梯,在二樓入口處拿著手套、頭罩、口罩等陳仁。
「我為什麼要戴這些!你們還沒弄完嗎!」陳仁飛揚的眉型更加上揚。
何嫻瑜硬是把那些東西塞給他,自顧自地戴上自己的。「法醫還沒來,所以我們的工作還不算結束。」
陳仁很不情願地穿戴。他最不喜歡的是口罩,那會讓他覺得呼吸困難。
站在房門,一眼便可看見地板上的屍體。
陳仁走過去,蹲在屍體一旁,檢視著。
「我稍微看過了。」何嫻瑜一旁解說,「死者身上只有一處傷,在頸部。手法和張晴美案幾乎如出一轍。死者的遺物還未清查,不確定身份。」
「是蕭琪沒錯。」陳仁的拇指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凶器呢?不要告訴我也沒有……」
「讓你說中了。」
陳仁檢視周遭環境。「蕭琪洗完澡一走出來便被兇手從後摀住口,蕭琪掙扎,浴巾從她身上掉落,兇手一刀割斷他的喉嚨,然後鬆開手,讓她倒地,離開現場。」
「癥結在……和蕭琪來的那個男人。」
陳仁看向她,「為什麼不說劉傑米?」
「李秋婆婆只是看見他的車子,然後鐵門便放下了……這次,她並沒有看見劉傑米本人。」
「沒錯,這是一個疑點。再來,兇手是和蕭琪來的男人,或是,男人走後從外面侵入的人呢?」陳仁搓揉太陽穴。
何嫻瑜指向床邊的垃圾桶,「垃圾桶裡有一個用過的保險套,應該可以確定這裡曾經有個男人。若男人在蕭琪死亡前都在場,他就是兇手。也或許,男人走後有另外一個人進來。」
兩人不約而同看向這間房唯一的一個窗戶。
陳仁走向窗前,拉開大紅絨布窗簾。
窗戶是一塊黑玻璃嵌在窗檻上,並不能打開。
「只有一個出入口。」何嫻瑜說。
「依屍斑的狀況,蕭琪的死亡時間可以推斷在凌晨十二點到兩點之間。」陳仁望著窗外。「我來的時候注意到,進來這裡要登記,但離開時卻不用經過任何關卡。阿婆也說過,時間到了才會打掃,就算客人的車子先離開,也有可能其中一位客人還在場。」
「只能從樓下停車處進入不容易,男人極有可能就是兇手。」何嫻瑜戴著手套的手指敲在玻璃上,聲音悶悶的。
「我也這麼認為。……劉傑米的嫌疑很大,但……」陳仁的口罩隨他的呼吸頻率起伏著,他的思緒卻不這麼規律有條。
「你頭痛嗎?」
何嫻瑜的問候令陳仁吃驚。「妳怎麼知道?」
何嫻瑜的眼型微彎,顯示她是笑著的。「猜的!」
「少來!這怎麼猜啊!」
「你的表情有點苦,我想,你的身體應該哪裡不太舒服。這段時間裡,你揉過額頭和太陽穴三次,揉得挺用力的,表示是你的頭部讓你感到不適。」
「觀察力不錯嘛。」
「要不要止痛藥?」
「不必了。」陳仁往房門走。
「有病就要吃藥啊。」何嫻瑜跟在他後頭。
經垃圾桶旁,陳仁一眼便撇見沒其他東西的桶裡那一枚何嫻瑜剛提過的保險套。「喂,證物怎麼沒收起來?」
「跟你說過,我們還沒弄好啊。」
一出門,陳仁將手套、頭罩、口罩迅速卸下,交給何嫻瑜。「拿下這些,我就好多了!」
「有這麼難過嗎!」她只覺得好笑。

待續……
張曉葳
葳堂發表網址:http://blog.xuite.net/dear.achang/vivian/15143815
說與說之間發表網址:http://blog.1-apple.com.tw/dearvivian/index.cfm?Fuseaction=PersonArticle&ArtID=52595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情婦密碼》00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