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惡人的婚姻》001

 

《惡人的婚姻》

 

※求婚

 

他喜歡她的樣子,端端正正的樣子。即便面對長相不善的他,她依然端端正正的。

不似地板上躺著的那些橫七豎八的死人,手彎著、腿曲著,甚至腰折著。

這些死人還活生生的時候,有的哭了、更有的吐了,血液從他們身上讓刀刺破的地方汨汨流出,弄濕了地板就算了,那些嘔吐物讓他的客廳除了充滿血液的味道之外還滿斥著胃酸的味兒。

他恨透了那些在他地板上吐過的死人,總要再在他們身上多砍上兩刀。那於事無補,他還是得花時間清理地板。

她有好的樣子,他也期盼她有好的內心,於是他望她,使勁地望她。

穿臭她黑白分明的瞳子望進她怦怦跳動的心裡去。

他看見了。左右心房、心室流入流出鮮紅的血液,瓣膜、血管韌性十足,完完整整。

不似玻璃櫥櫃上那些瓶瓶罐罐裡的人體器官,缺這個、缺那個的。並非刻意的蒐集,只是有的死人活生生之時身上有些局部的美好讓他將那器官切除下來。

他最不會切肝了,臟肉總是讓他粗大的手掌揉得糊糊的。肺臟也不好切,一葉一片,他向來切除地不完全。還有,他到現在都還沒擁有一對完完整整的眼珠子,他想要這個很久了。

「嫁給我。」他不浪費時間。

她低下頭,好似羞卻的紅光在她白嫩的臉皮上瀰漫開來,眼眶也泛上些紅。

這個樣子也好看,她那將要落淚的樣子,也是端端正正的。他喜孜孜地幾乎就要笑了出來。

她真落了淚,她不想嫁他呀。愈加發紅的面頰只因緊張得血流加速且全往快缺氧的腦門衝。

不僅他的長相不好,他的心也不好。她沒他那般能力,穿透衣著、皮肉視人心的能力,她也知道他完完整整是個惡類。

「明天就去把手續辦一辦。」

連選日子的權利也沒,她好生無奈。

他走近她,抬起她的臉。

吊眼風耳凹鼻闊嘴、乾燥得裂紋的皮膚、糙粗歪豎的頭髮,他的臉靠得她好近。

「我好愛妳呀。」他的舌頭吐出,舔著她微鹹的淚珠。

他越舔,她越淚。這倒興他的興致,愈舔愈興奮。

她任他舔,不是情願地。她無法動彈。

她不是他看的那樣端端正正,心裡頭也非完完整整的。

要不是繩索縛住她的手腳,她不會只是坐著,一定朝他的下體給上幾腳。

要不是膠布貼住她的口,她一定使出最狠毒的咒罵予他發出腥臭的嘴。

 

待續......

張苡蔚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krose
  • 我很喜歡你的短篇欸
    長篇看不懂
    我最近對自己失去自信欸
    吸血鬼故事快把我搞瘋了
  • 不要想太多啦,妳寫得不錯啦,是有些地方還可以進步,且妳一篇篇下來也有在進步的說......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或說法會讓自己方向混亂,加油唷~最近有點懶,所以都沒留言給妳,因為不想伸出左手出來打字...哈...不過我都有看的說。

    苡蔚 於 2009/01/08 14: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