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32

 

※愛恨

 

姊姊過世又沒有其他親戚可以投靠,林松文將由社會局替他安排棲身之所,但因程序的關係會有幾天的耽誤,蘇力和方雨潔要照顧他些許日子。

他們三個人仍住在林燕妮的房子裡。

昨天在山上找到熊俊滔,他似乎已失去語言能力且精神狀況異常,無法說出自己的身份和遭遇,但現場找到的證件可以證明身份,且他仍穿著啤酒屋的員工制服,上衣口袋前用別針別著的員工識別證上面的名字也是熊俊滔。

熊俊滔居住的山洞裡有幾根疑是人骨的枯骨,這讓蘇力忐忑不安。

他對林燕妮的信任早已動搖,可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試圖要他相信她。事實與感情不斷撼動他,他左右為難。

一早,他和林松文玩了一上午,中午吃飽後,他哄林松文睡午覺。

除了林松文,蘇力沒哄過人入睡。他依照林燕妮和他說過的方式:「松文每天下午都要睡午覺的,十分鐘也好,都得讓他睡一下,不然他沒精神陪我上班到半夜呢。他睡前一定要人在他身邊唱個歌給他聽,他睡著才可以離開。我這弟弟雖然笨了點,可他很乖呢,只要我開始唱歌,他一下子就會睡著了。」

蘇力唱歌給林松文聽,但林松文沒一下子就睡著。蘇力不覺得自己的歌唱得難聽,他知道林松文心裡頭想念著林燕妮和哈利。

他何嘗不是?對林燕妮的思念,他寄託在林松文身上。林松文好好的,他知道她會快樂的。她感到快樂,他也快樂。

林松文睡著後,蘇力到樓下。

方雨潔呆坐在沙發上。她散亂著頭髮,神情頹喪。

每回看見方雨潔,他不得不想起林燕妮。待在這個房子裡已經很容易想起她,再一個方雨潔、一個可以尋到她影子的女人,,他幾乎得每分每秒都想著她。她們太相似了,她們用一樣的沐浴乳、洗髮精、穿一樣或類似的衣物,黑長的頭髮攏在胸前更為相像。方雨潔以前大多將頭髮紮成一束馬尾,但這陣子她不常這麼做,他很想要求方雨潔不要再穿那些衣服、改用別牌的洗髮精,但他不可以這樣自私。他懂得,方雨潔也須要一個懷念林燕妮的方式。

「別想太多。」他坐到她身邊。

「我知道。」她輕輕一笑。「對不起,你那麼賣力和松文玩,我卻一直苦著臉......我真的開心不起來。」

「不要緊。事實上,和松文玩樂時他也沒有真正開心起來。」蘇力自嘲地笑著,「我們不過是用玩樂的藉口消磨時間,而妳替松文整理房間、洗衣服、洗被子,妳做的事才真正幫助到他。」

「我知道你比我還難過。」方雨潔柔聲地說著,「對不起,燕妮那些事我沒有告訴過你。」

那些事......他一想到,心頭便揪了起來。為了錢,她才接近他。她的一顰一笑原來不是自己逗起來的,原來她對他每次的溫柔、每次的熱情,都是為了錢。

他心痛至極,他可以為此而恨她,但他沒有。腦海裡,她的身影、她的呢喃,依然清晰存在,他狠不下心去恨她。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