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神與劍》017

 

「昨天我回家時看見他......欺負一個小女孩。那個小女孩......不到七歲吧......他把她的頭壓在他的兩腿之間......」她小聲地說著,也小聲地哭著。「小女孩趁著我開門時我兒子分神,急忙地哭著跑掉了。我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我兒子只顧著要我攔住小女孩,免得他的醜事被人知道。我沒照做,他一直罵我。我好怕......怕那小女孩去跟誰說了這事,但我也怕......怕那小女孩不說出來,他會再找上她或其他的小女孩......我的心情,好矛盾,一整晚都睡不著。......我有罪,都是我的罪,我是個罪人......」

突然有個想法,我想替她殺掉他,但我知道我做不到。

我給她幾十顆藥丸,「把這些吃掉......會讓你好睡。」

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那些藥丸是什麼。我只知道,那是當我感到這世界已絕望時可以用得上的東西。那是之前從製藥工廠裡分批偷出來的強力安眠藥。

絕望,一直存在在我的心中,我刻意忽視,讓絕望壓縮得很小、很微不足道。我不出出來,但,絕望一直存在著。所以我準備著,不想活的時候就不要活了。看人臉色、任人嘲笑的次數,我不比李成達少,這種日子很累的,總有一天,我會受不了的,因為我無法像李成達那樣賤地活著。

那時,我覺得她比我更迫切需要那些藥丸,所以我將它們給了她。我看著她將藥丸收進口袋裡,有一瞬間,我彷彿看見她臉上有笑。她是個好母親、好女人,就是因為她的好,顯現出李成達的賤。

情緒穩定後,她看向前方,跟著一起禱告,我的眼光還在她臉上。我沒有辦法將神放在眼裡。

來這裡,我不是為了神,我為了她。神在我的面前,我的思想卻遊蕩在昨晚我邊想著她邊自慰的過程中。

說李成達賤,我不也是嗎。因為要生存,他敢表現出他的賤對抗這世界的疏離和冷漠,甚至將神的十字架顛倒成一把劍去殺掉一個人。他憤世嫉俗,我也是,但我什麼也做不出來,只敢用疏離和冷漠表達出虛假的堅強表面。

和他一樣,我也是個真正不值得同情的殘廢。

望著躺在地上的十字架,我心裡依然沒有神,我卻也拿不起那一把劍。這是界,很悲哀,我懂得了李成達的話。因為我也有著,悲哀的雙腿

 

end

張苡蔚

2201032608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神與劍》01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