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02

 

腳趾,短短小小,應為腳上最小的趾頭,還是女人的,因指甲上擦了指甲油。

不夠真切,他拿起腳趾至眼前仔細審視。

膚質細緻,膚色略嫌蒼白,前端修剪成橢方形的小片指甲上均勻染著桃紅色彩。趾腹上輪形指紋淺淺淡淡,指節處汗毛疏疏細細長在一顆圓形小痣上……真是人身上切下來的腳趾?

他端詳切口。十分平齊,肉骨分明。

下意識,手指使力。受到擠壓,腳趾切口處冒出汁液。

他嚇到了,倏然拋擲的動作使得腳趾掉進馬桶裡,噗通一聲。

驚嚇使心跳加速,體內殘存的酒精藉機蠢動竄流入血管,令他的恐懼逐步昇溫。想吐,撫著喉部試圖安撫由腹部湧上飽滿充塞在食道的酸苦味。而,就要到口了,舌頭與上顎相抵,使勁吞嚥幾口唾液止住噁心感。平息體內的不安分,走近馬桶,低下頭。

腳趾半浮水面,隨波變換姿態。

看著、看著,驚恐漸過,他想起嚴若芳來。沒注意看過她的腳趾,但注視過她的雙手。

昨晚的她經過一番打扮的。每週日下班後的宵夜聚餐是每個員工皆期待的活動,她早已準備好了要向他訴說心事吧。凌晨兩點下班時間一到,換上一身俏麗衣衫,特意噴灑嗅覺雅致的香氛,那味道恰巧搭配了衣著的桃紅色系,使她整個給人的觀感就是桃紅色的。

不僅僅服裝、香水,手指甲上也塗擦了桃紅色彩的蔻丹。宵夜的餐廳裡,她坐在他身邊,一盞水銀嵌燈正打在她的手上,指彩反射的皮光油亮油亮的……就是那顏色!

嚴若芳的腳趾?

馬言森醒來前,嚴若芳已自他的臂彎裡離去。不記得什麼時候,朦朧中感受到手臂上重量的移動,在僅能撐開一條縫的眼皮之中,陽光從窗子滲滿房間,如剪影的人兒在床邊穿著衣裳。她離去之前在他臉上輕啄一吻,留下了幾乎就要嗅聞不到卻著著實實霸佔鼻腔的香氣。

昨夜美好地開始,在今晨亦美好地結束,詭悚的腳趾怎能與之聯想?

別人的?

誰的?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0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