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26

 

 

昨夜一場大雨洗滌了街道塵囂,一早的空氣格外清新。

雖然竹笑天撥了電話叫蘿拉起床,但掛下電話後,她因昨夜晚睡的疲倦又貪酣一會,以致遲了時間出門。好空氣使她心情好,但也無暇過於沉浸,匆忙趕進辦公室。

「咪妮姊,對不起,我遲到了!」咪妮與冠熙站於辦公室中央,蘿拉一見,趕忙認罪。

「過來!」咪妮神情凝重地喚她至跟前。

主管一定不喜歡員工遲到,不過蘿拉任職一年來沒因為遲到而讓咪妮唸過。

「鐵算盤已經核准慶生會新擬的預算,日子也不多了,妳和冠熙好好處理和調查我交代的事情,人事部其他的事別管了。」

咪妮就這麼講出應該是三人之間的密密……蘿拉這才發現,辦公室裡就他們三人。

「小劍劍哥、毛寶哥、凱文哥呢?」

「帥警官剛來過,請他們回局裡協助調查。」冠熙回答,不苟言笑的。

「呃?」蘿拉不是沒聽清楚,只是心裡頭很難接受。

「昨天晚上大概十二點鐘又發生了命案……死的是長腿大嬸……」咪妮做了個手勢,要冠熙說下去。

「發生的情況跟前兩案差不多,兇嫌戴著安全帽、手套,一身女性黑裝地進入長腿大嬸住處,照例門窗沒有被破壞,為長腿大嬸親自開門。同樣的,兇嫌布置了象徵Restaurant City的物件,這次為蕃茄。不過,長腿大嬸的電腦螢幕並沒有停留在她的餐廳畫面,而是她比較常玩的開心農場。帥警官特別查過,她的食材並未被動過。還有一個與前兩案最大的不同──長腿大嬸是被跳繩勒死再吊上屋樑,現場沒有前兩案那樣的血腥……」

冠熙語頓,咪妮接著說:「這次兇嫌往返過程還是被長腿大嬸住處附近的監視器拍攝到身形,很可惜,差點兒就拍到騎乘機車的車號,但昨晚雨太大,畫面無法清晰便是。」

「帥警官以往都在公司裡偵訊,這次怎麼……」聽完,蘿拉更是擔憂同事們。

「毛寶昨日與長腿大嬸當眾爭執,所以嫌疑重大……」

「都是我不好……」咪妮說得蘿拉心慌慌。

「毛寶和劍哥昨晚一塊兒吃飯,雖然毛寶聲稱劍哥喝醉送他回家,但劍哥醉得不省人事至清晨,無法替毛寶做完全的不在場證明。如此的話,劍哥自己也具有嫌疑,而且,他住的地方距離長腿大嬸住處只有三分鐘路程。」

咪妮說完,冠熙倒是笑了,但笑得詭異。「帥警官帶走劍兄另有原因吧……」

「你說什麼呀,聽都聽不懂……」咪妮以媚笑企圖帶過。

「我這兩天和研發部那些大嬸不是混假的……」

「她們說了什麼?」咪妮反問。

「想知道……拿蕃茄來換!」

「抱歉,一顆都沒了!」咪妮斷然拒絕威脅。

「咪妮姊,我可是替妳在賣命呀!妳不知道那群大嬸多想把我吃掉!我冒著失身的危險在幫妳查事情,給我點兒回饋不過份吧!」威脅不成改訴苦。

「我真的沒有蕃茄嘛!」

「那……給我貓耳朵!」

「什麼貓耳朵?」

「哼!」冠熙以鼻子出氣,「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們兩個私相授受!妳們兩個可都是我餐廳裡的員工,咪妮姊妳頭上一對貓耳朵換到蘿拉頭上去了,一定是妳送給蘿拉的!」

「咪妮姊不要理那個幼稚的傢伙!」蘿拉氣結。

「好啦,不然……我要像蘿拉的餐廳那種漢堡形狀屋頂……」

「學人精!」蘿拉再補罵一句。

「那個很貴呢!六千五呢!我自己都捨不得買,還送你!作夢!」咪妮也氣了。

冠熙低下頭,好似在沮喪地深思自己的錯誤,口裡卻說出:「大嬸們其實也沒說什麼,大概就是……二十年前公司裡死了人,還說你們咪妮和誰誰誰怎樣、怎樣……合謀害死……」

「唉……」咪妮感到莫可奈何,「事情都這樣了,我全告訴你們吧。」

「我先確定幾件事,長腿大嬸也是我們自己人對吧……」

咪妮對冠熙點頭,「對,又是錢家人馬被殺。」

「研發部主管小桂子是錢家這邊的人嗎?」冠熙又問。

「表面上他是中立的,其實是個牆頭草隨風倒。開始加入Facebook還自己取了個小桂子的暱稱裝作謙卑,事實上他自認自己對公司的貢獻超越其他人!自以為是的傢伙!」

「資安部竹笑天呢?」。

咪妮先看了看慌張起來的蘿拉,「資安部是鐵算盤在半年前提議要求成立,且推薦在另外一家公司任職的竹笑天,我們才把竹笑天一班人挖角過來。」

「所以說,妳把竹笑天歸為鐵家那邊的人囉?」冠熙並不肯定。

「是,且他可能是鐵算盤的義子,關係匪淺,當然幫鐵家那邊!」

「咪妮姊妳確定了嗎?」蘿拉問的。

「鐵算盤的義子又跟這些有啥關係?妳們又搞啥沒讓我知道?」冠熙斜睨她倆。

「你現在不就知道了嘛……」咪妮不怎麼真誠地安撫他一句,繼續向蘿拉說明:「妳知道嫌疑不大的凱文為什麼會被帶走嗎?」咪妮也聽說了竹笑天與蘿拉的事,她瞭解她的心情,刻意說得婉轉。「毛寶因害怕被懷疑為殺人兇手,緊張之下向帥警官供出凱文曾向他說過的一些話,帥警官認為有參考價值,才把凱文一道請去。」

「他說了什麼……」蘿拉緊皺著眉頭。

「凱文說,看見了冠熙、竹笑天與鐵算盤深夜私會。」

蘿拉看向冠熙,「你為什麼沒被帶走?」

冠熙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我跟他們怎麼會有關係,很熟的話,我和竹笑天也不會在廁所裡打架哪!那天我是跟蹤竹笑天……」

「哪天?」

「前天囉。」

「你什麼時候開始跟的?」蘿拉主導著發問權。

冠熙不答了。

「你看到什麼!」那晚,蘿拉與竹笑天在公園很是親暱。

「說出來多難為情呀!不如我們請咪妮姊說說錢、鐵兩家的故事吧,不然劍兄多冤枉哪……」冠熙驟然改變話題。

「話說來可長了……」咪妮垂下頭,緩緩訴說:「二十五年前,我們錢董事長和鐵算盤,還有幾個朋友,包括劍哥、現任的業務部主管和研發部主管,合資開設了這家公司。當年,我是劍哥的女友,他想讓我待在他身邊,把我推薦給錢董事長……我不認為我適合和劍哥一塊兒工作,不怎麼樂意。而錢董事長非常滿意於我的學歷,一再請求我。錢董事長渴求人才的毅力讓我轉了念頭接受這一份工作。幾年來發生了好多、好多事……」

咪妮聲裡哽了些酸澀的淚水,稍停了停才再說下去:「總之,後來我嫁了別人,劍哥娶了鐵算盤的妹妹鐵花。鐵花一直認為我和劍哥私下還有來往,常在公司裡和劍哥吵這事……我們真的沒有……我愛我的丈夫才會嫁給他,我和劍哥真的只是好朋友了……」

咪妮哭了出來,蘿拉替她擦眼淚。

「有一天,鐵花又來公司找劍哥吵架。他們在主管會議室裡吵得不可開交,外頭都聽得見。我實在受不了,想進去跟鐵花把話說清楚……我一開門,鐵花看見我,似乎是想朝我走來,她腳才一動便滑了個大跤,後腦著地,流了好多血……送去醫院時已來不及了,醫生告知劍哥,鐵花已懷孕三個月,當然那孩子也保不住。因為我和劍哥以前的關係,從此錢、鐵兩家互相怨懟……」

「這不干你們的事吧……」蘿拉替她叫屈。

「不知哪來的說法,說鐵花是被劍哥推一把才會摔跤,警察來調查,我替劍哥作證,但鐵家仍採信小道消息,認為劍哥害死鐵花,我是不說實話的幫兇。」咪妮自己擦乾眼淚,「劍哥一下子失去妻子和孩子,難以承受,沮喪地放逐自己。他賣掉公司所有股份,辭去業務部主管的職務,要不是我和錢董事長再三拜託,他才願意留在公司領份閒差的薪水……」

「咪妮姊和錢家是……親戚關係?」冠熙疑惑這個。

咪妮瞪向他,「是呀!你懷疑什麼!」

「沒啦,因為你不是姓錢的……」

「誰說親戚一定會同姓!鐵家那邊也不過鐵算盤父女姓鐵哪!笨!」

又被罵了,冠熙自認鬥不過咪妮,不回話。

「不好了!不好了!」波波邊嚷嚷邊跑了進來。

三人心驚肉跳起來。

波波喘著,看了看他們,然後選擇面向冠熙。

「冠熙……你要有心理準備……」

「怎麼了?」她那誠惶誠恐的態度令冠熙難解。

「你冷靜,不要慌,不一定有事的……」

「快說啦!」

「竹笑天讓警察請去警局了!」

沒人發出訝異聲,波波也沒得賣關子,再說:「其實我們向警察所陳述的不在場證明,警察都會再加以調查是否屬實。月半貓老大、殺人狂鷹死亡時間內,竹笑天的不在場證明被警察查到不實!還有昨晚長腿大嬸被殺死時,他也解釋不清他身在何方!涉嫌重大!」

「好了,我知道了,妳回去吧。」冠熙將波波趕走,然後趕緊關心臉色已發白的蘿拉。

「沒事的,他不久就會回來……」

他的安慰起了反效果,蘿拉哭了。

冠熙一手摟著她,一手摀住自己的眼睛,「不要這樣,我最怕女人哭……」

「剛才我哭,你怎麼沒表示哪?」咪妮嘴上說氣話,雙眼卻又滴下眼淚。「我很擔心劍哥……」

一手摟一個,冠熙得拿出男子氣概。「好啦,我幫妳們想辦法!」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2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