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08

 

 

陳學康一臉震驚加上憤怒地回到自己的房間。

好眠時分讓不知哪個無禮室友的大力關門聲給吵醒,心情已很不好,要再睡下,還存爾蝸的那聲卻令他心裡頭直發毛。

將有事情發生!什麼事,他不知道,可這莫名的預感令他沒法子入睡。輾轉反側將近一個小時,三點鐘,起身走出房間,要去浴室尿個尿。

真憋不住了,不然不會出來。東張西望,一步一步,他走進浴室。

腳趾!

拉鍊還沒拉下,望見腳趾的瞬間他拔腿衝回房間。

「想嚇我啊!」他忿忿不平地大叫。「他們太無聊了吧!」

冷靜下來,心裡頭有想法。「假的吧……」

嘴裡這麼說,卻沒膽子再進浴室再瞧一瞧。

「為什麼整我?」一時無法確定室友們的壞心眼所為何來,他感到困擾。「難道是……不會吧,那些蠢蛋怎麼可能想到是我?」

事出必有因,他做過什麼,心裡是明白的。他這麼想的,室友們整他,因他先整了他們。

為何整室友,因他們先譏笑他。

雖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始終與室友們格格不入。他和他們不一樣,很不一樣。他們三個自認長得帥,他認為他們是醜陋的。他們三個是笨蛋,他聰明絕頂。他們一個酒鬼、一個色鬼、一個毒鬼,不知為何而活,而他是不平凡的、背著天大的使命在身!

如此不凡,為何要與這三個在他眼裡屬於卑劣的人住一起?

這房間在半年前原本由他一個同鄉居住,後來同鄉自己買了房子,於是把這房間交接給剛好要上台北工作的他。

陳學康現在沒工作。事實上,從鄉下到這城市以來,他根本沒找到工作過。

「我大學畢業呢,怎麼可以做這種工作!」、「薪水太少了吧,我可是大學畢業呢!」對於徵才版上的徵人啟事,他拿出這兩種心態便不再多瞧。

他總是掛在臉上的驕傲,旁人看來莫名,可他自得其樂。找不著合適的工作,他不介意。龍困淺灘罷了,遲早將躍上龍門飛黃騰達。他信心滿滿,何況他的母親也沒有積極催促他要趕緊找到工作。

從小沒有父親,母親一個女人家含辛茹苦把他拉拔到大,他多少也知道母親的辛苦。從小,母親就說他是最好的、最優秀的,他清楚母親對他的好,也期待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報答母親的恩澤,讓母親不必再四處打零工賺錢養他,但也不能為了這樣隨便找個工作就做,這樣可是會埋沒才能。工作,要自己滿意才行。母親現在也不老,還能撐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0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