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32

 

 

他專注地看著手心上的刀子,目不轉睛。自得到這把刀子,王翊翔三不五時地這麼盯著刀子瞧。

他雙手捧著刀子,刀刃躺在左手心、刀柄則在右手心上,栩栩如生的立體玫瑰雕刻正映在他的眼瞳之中。他喜歡那些花兒,代表愛情的。而他很明白,他的愛情早已凋謝死去。

一管強力膠擠得乾癟的空殼子丟在他腳邊,一個伸腳,踢得遠了。只是空殼子,他沒注意,注意了也不會在意,所以他仍然盯著那些玫瑰花兒。空殼子裡原本的東西被擠在塑膠袋裡,揉搓過後他的靈魂跟著那些氣味昇華了,也被吸盡了,所以乾的、癟的還有他的身軀。他也不在意這個,所以還一直瞧著愛情是否還有機會能歸來。

搖搖晃晃昏昏沈沈的腦袋瓜子,再怎麼瞧,他仍舊沒有想個透徹。誰是他最為憎恨的人?

搖搖晃晃迷迷醉醉的眸子裡,突地滴出汗水來。

是汗,沒錯。他感到自己渾身熱騰騰的,滴幾滴汗水是應當的。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只知道自己憎恨的是一種關係,她不再愛他而他還愛她的這種關係。

右手合掌,他有這般氣力,將刀子握得緊緊地,像搓揉強力膠那樣,用盡全身的氣力。找塊肉,自己身上的,刮上一刀。

痛,一點點而已。

換個地方再來上一刀。

痛,依舊只是一點點,但這回劃開的皮層滲出血了。

這讓他持刀的手指發抖了。他懼怕看到血這玩意兒,所以他得閉上眼,緊緊地。

下一刀之後,他感覺到更多的血從身軀流出,然後他笑了。

原來自己體內還有東西,這是可以快樂的理由。快樂的感覺一點點而已,卻也帶給他更多的力量。接著他可以更用力。

張眼,因他想著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事,他得先做,縱使滿手滿身的血讓他的眼皮發抖了。

找來紙筆,他得寫點兒東西留給她。

寫什麼?

眼珠子周遭都潮濕了,他能看見的並不清楚,所以簡單點兒吧,她會懂得就好。

簡單,卻也花了他不少時間。

有些清醒了,所以他承認他哭了。

哭了,如何?承認了,又如何?

是放下的時候了。

放下筆,刀子握得更緊,緊得玫瑰花瓣的輪廓陷入他的手心裡。

躺在地上,還是得閉上眼,也可以持續著笑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3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