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46

 

我走出浴室,她跟著我進房間。

她坐在梳妝台前進行每日的皮膚保養工作,邊繼續說話。

「表哥和宜芬五年多沒見了,見面時是那樣的場面,好慘、好淒涼……」聲音哽住,她頓了頓,「和親戚要常來往,親戚的聚會你都不參與。……都是親戚,在外面碰到都不認識怎麼行呀……」

她不記得嗎?這段說過了,還不止一遍。她說的也算事實,如果我在路上碰到宜芬,我真的會認不出來,雖然我一直記得她說過的一個笑話。

「科學家到南極一個企鵝部落要替這群全世界最快樂的企鵝做個調查,問問他們為何可以那麼快樂。碰到第一隻企鵝,科學家問他每天都做什麼呢。企鵝說他每天吃魚、游泳、打東東呀。第二隻企鵝說,我每天吃魚、游泳、打東東呢。一連數十隻企鵝的回答都一樣,科學家很好奇東東是一個怎麼樣的遊戲呢,似乎很好玩,每隻企鵝都愛打東東,或許打東東就是他們快樂的泉源。走著走著,科學家又遇到一隻企鵝,但那隻企鵝並沒有快樂的樣子,一臉愁苦。科學家照例問他每日都做些什麼活動,那隻企鵝說吃魚、游泳。不打東東的企鵝不快樂,科學家的結論出來了。再問,你為什麼不打東東呢,打東東的企鵝都很快樂呢。那隻企鵝的臉更苦了,說,我就是東東呀!」

邊說邊學著企鵝,宜芬的模樣有趣極了。現在想來,還是會讓我發笑。

鏡中反射妻子的影像,喋喋不休的她正往臉上塗抹面霜。

對於保養自己的臉和身體,她很用心且堅持。每日早晚花上好些時間在臉上和身上塗塗抹抹。她梳妝台上那些瓶瓶罐罐動輒要價數千上萬的,她從不心疼花銀子在這方面。她也常上整型診所,打針、微整型手術,能維持自己年輕的外表,她從不吝嗇。也算值得,她看起來沒她實際年齡那樣老。

怕老?怕輸吧,這比較符合她的個性。

「隔壁發生事了。」她轉向我,「有個年輕人在房子裡頭自殺。那房子的風水可能不太好,表哥妻離子散,女兒還死於非命。我有點掛心表嫂,她一直對我們女兒不錯,女兒有事不跟我們說,會跑去跟表嫂說……」

她轉回面向鏡子,安靜了好半天。

她再次有動作時,我發現她在拭淚。

哭什麼,人都會死的,不開心不情願活就早點去死吧。已經遺失美好的部分,不管是誰都會活得不舒服、不痛快,那就去死吧。

一切早已註定,人該怎麼樣就會怎麼樣。人的命個個不同,相同的是,個個都在走向死亡。

我躺上床,熄燈之後卻突然想要抽菸。

算了,心情起伏太大,心臟跳得快,該休息了。

我閉上眼。好幾天沒在巷口抽菸,清潔婦早晨來時會不會發現那裡沒菸蒂了?她會不會以為我搬走?以為我戒菸?我影響了她的心情嗎?

是腳趾影響到那四個年輕人其中一個的心情讓他自殺的嗎?雖然好奇,但我並不打算知道。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4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