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48

 

她的忡忡憂心漸漸地全上了眉頭。

「妳也不用太擔心,事情雖然有些複雜,但我會讓真相水落石出的。」

「我相信你……」事情複雜……她的心情也複雜了。

「那個……妳……很關心他哦……」他又端起碗筷,盛入一大匙的小魚干花生。

「同事嘛……」她想笑一笑,但笑不出來,於是她動筷夾開黏著在炒蛋上的吻仔魚。

一塊炒蛋給她弄乾進,也花上好幾分鐘。

「妳不喜歡吃吻仔魚嗎?」楊廷的臉離開飯碗。

「也不是……」她只是找些事來做好搭配她也需要清除雜緒的心境。

「除了是同事,你們還有其他關係嗎?」眼看她吞下蛋,他趕緊問,也趕緊將面容朝回飯碗裡。

「那個……」不知什麼時候起,她有了和楊廷一樣的口頭禪,她不記得是誰先開始的,但在支吾之間,還滿好用的,可以拖些時間思考再開口。「只是同事。」

口裡稀飯來不及配上菜餚,沒什麼味,笑開了的楊廷卻覺得滿口鮮香。

他喜歡嚴若芳。喜歡一個甜美可人的女子並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發覺自己在第一次與嚴若芳相見時愛意便在心中埋下種子,縱使那時候的嚴若芳消瘦憔悴得一點兒都不美好,但他就是喜歡上她。對於愛情,他不喜巧取,更不屑豪奪的手段。如果她身邊或心上另有其人,他打算就此罷手,將嚴若芳安放於心裡一個不會經常翻動的角落。關於馬言森,楊廷沒正面問過嚴若芳。雖身為警察,他心裡懼怕著當面被拒絕或表錯情。或許會從她的言行不小心明白他不願意接受的真相,暗自垂淚總好過正面迎擊造成的巨大傷痛。旁敲側擊是他慣用的手法,他悄悄地觀察她。真相只有一個,他相信。

太好了,只是同事……但,他突然記起她說過的話。那天兩點下班後與同事去吃宵夜,四點多聚會結束後她去他家,早上才走。只是同事……三更半夜到人家家裡做什麼?幾個臭男人一起住的地方哪有什麼好玩的?一定沒有,那能做什麼?他們做了什麼……能做什麼!這推測合情合理,楊廷的頭重重垂下。

就算做過,也沒什麼吧……該介意這種事嗎?就算他和她好過,依她的態度,她和他之間也算完了吧。真完了?就怕藕沒斷淨絲又連!盤問馬言森時,他沒提過嚴若芳,馬言森也沒有。他基於保護證人之由所以不提,且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與浮屍案兩名死者死亡的關鍵時間無關。事實上,就算有關,他壓根也不情願開口問。

「阿廷,你怎麼了?」見他許久不發一言,嚴若芳關懷地詢問。

他沒聽見。幾次在她家裡陪她,真的只是陪她,在她身邊看著她睡去……自己是不是太正派了?不!太瞧得起自己了!明明心存邪念,只是沒那下手的膽而已!

他一臉苦與悶,嚴若芳卻發了笑。

楊廷比她大三歲,但他的言行舉止有時相當幼稚。但只要他在身邊,她就好睡,恐怖的腳趾無法入夢……這是因為他的職業讓他身上存在必然的正氣吧。如果他不是警察,她會如此需要他嗎?嚴若芳也陷入苦思。

不該介意這種事。認識時他就是警察了不是嗎。她釋懷得快。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4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