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49

 

「阿廷,快吃,菜都涼了……」

她伸手拍他的肩膀,他才回神。「對不起……」

「想什麼那麼入神?」

「那個……案子啦。」

「你剛說事情很複雜,可以說給我聽嗎?」除卻馬言森,嚴若芳對這案子真有興趣,因為腳趾。

「好。」真正思考起案子,楊廷一派認真。「排水溝浮屍的女性死者名叫劉宜芬,妳同事他們不認識她,但她是那間房子房東已離家出走多年的女兒。劉宜芬是被刀子刺殺而死的,腳趾是死後被割下,然後身體才被丟進排水溝。男性死者是陳學康,也是那間房子的房客之一,但妳同事他們和他並不熟。他的死因初步判斷是意外溺斃,和劉宜芬的死亡時間相差約兩個半小時。他們不是一起死的,但打撈起來時兩具屍體的衣服勾連在一起,任誰都會認定他們有關係吧,且他們應該真有關係。陳學康有個女友,妳同事他們只知道陳學康喚她作小芬。劉宜芬名裡有個芬字,被喚作小芬也很自然吧,但劉繼斌說不可能,這間房子原本是他和家人一起住的,他女兒出走那麼多年,要真住回這裡,怎麼會不與他聯絡。如果劉宜芬還不情願與他見面,就不可能搬到那兒住免得撞見……」

「真的好複雜……」嚴若芳聽得有些頭昏。

「複雜的還沒說呢。那棟房子裡另一個住客王翊翔在房間裡自殺,我到那裡時才發現的,已死了幾天。目前的線索不夠,無法判斷他和陳學康、劉宜芬的死亡是否有關,不過他用來自殺的刀子刀刃形狀和劉宜芬身上的致命傷傷口可以吻合。雖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地說他們死於同一把刀子之下,但那刀子的造型很特別,讓我一個老學長聯想到另外一樁自殺案件,五年前一個年輕女孩在家中割腕自殺,使用的刀子和王翊翔那一把是一個樣的。當然,再特別的刀子要買到一模一樣的不是不可能。重點在,這件五年前的少女自殺案發生在那間房子的隔壁,兩家間隔一條防火巷而已!」

「太複雜了吧!」真的太複雜了,嚴若芳消化不了,直搖晃著頭。

「妳和他真的沒其他關係?」楊廷突然又問了這問題。

望向楊廷,她肯定地點個頭,然後低下頭在飯碗裡挑檢著花生放入口中。扯謊,她不在行,所以應該躲避著楊廷的眼光。她懂得楊廷喜歡她。對他,她有感覺。對馬言森,也還有。暫且這樣吧,她想。

她以吃東西掩飾,多餘了,楊廷根本沒再追究下去,心裡一頭小鹿亂闖亂撞,他已失去判斷事實的能力。

「我們來聊聊妳的噩夢吧……」他起了個話題,「據我的分析,妳夢見的那個女人沒有臉是因為妳沒見過她,想像不出她的長相,所以她的臉一片空白。如果妳看過劉宜芬的照片,妳想,妳下次夢見她,她的臉會不會出現?」

真是個好問題,嚴若芳以笑帶過。

他把她的夢記得一清二楚還加以剖析,她慶幸沒告訴他夢中身邊還有個人。夢中的人,就留在夢中,這樣,會不會有遺憾呢?看他、想他,又看他、又想他,嚴若芳的心思亂糟糟,夾菜入口的速度也亂的,越來越快。

「芳芳,別吃那麼快,會消化不良。」他這麼說,卻還在她碗裡放上一片紅燒吳郭魚。

「嗯,謝謝。……你很喜歡吃魚?」滿口的小魚干之外,她發覺所有的菜餚皆與魚類有關。除了飯碗裡一大疊,桌上還有一道豆酥鱈魚小火爐上正蒸著。

「是啊是啊!」他興奮的,她注意他了!她發現他的喜好了!

下次點菜時也得出意見,嚴若芳想的是這個。雖不討厭吃魚類,都是魚的餐桌上確實少了點什麼。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4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