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0

 

 

冠熙還沒來,蘿拉先找了位子坐。

這次她選了庭院的位子。

上次來過,但沒心思仔細瞧瞧這餐廳,原來這餐廳又大又漂亮……好像她在Restaurant City的餐廳一樣,人人看了都說漂亮!

「回去全部拆了!」傷心絕了,她心硬了。

要拆掉的是竹笑天送她的餐廳內外裝飾,當然,除了那個漢堡屋頂……不對,漢堡屋頂是他的義父送的,也得拆了!

「所有東西都還他,老死不相往來!」她立誓,隨即轉去了咪妮與小劍劍的狀況,「「還是可以當好朋友……」

服務生送來前菜──羅宋湯。

熱湯冒出的白氣蒸得她的眼濕潤潤的。

上次也喝這個,但當下心情不好無法用心品嚐,這回得好好嚐嚐這勾人食慾的香氣成分……

「冠熙也不錯呀……」

雖然很皮、很油,但他明裡暗裡早在警告她,竹笑天根本靠不住!是自己有眼無珠!

「還好沒讓他得逞過……」啖了一口湯,她笑了,「冠熙腦子裡到底裝了什麼……」

才想著這個,那個來了。

一見竹笑天,蘿拉嚇得從椅子上彈起。

她慌亂地張望來張望去……若冠熙在此刻出現,那怎麼向竹笑天解釋!

「蘿拉,找什麼……」他想她找著她以為會與他一塊兒的鐵拉拉,「妳聽我解釋,那張照片跟我無關,是她突然湊過來照的,我來不及閃開!」

她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眼裡閃耀的,又是淚光。

「不要誤會我,我真的只有妳一個……」

她撲進他的懷裡,放肆地將所有不安與不定釋放出來。

他緊緊地擁抱她,不再那雙縈牽他的眼眸無所依傍。

淚水找著了泊岸的胸膛,什麼都可以不在乎了!

兩人迅速用完餐,對望著聊天。

「對不起,我手機沒電,鐵拉拉又不讓我使用她家的電話。」

「我就知道!」蘿拉早猜中,臨到此才有了答對的快感。

「妳不要怪鐵拉拉。她是鐵伯伯唯一的女兒,從小給溺愛寵壞了,鐵伯伯相當責怪自己,卻也只能希望她的病情有一天能好轉。」竹笑天向蘿拉說明鐵拉拉在精神方面的疾病。

「她平常看起來很正常哪,我以為她只是比較愛美而已……真可憐,我不會跟別人說的,以後也會繼續當她是好朋友……」

直視著她,竹笑天突然笑說:「還想說什麼嗎?」

他是瞭解她的,她就說了吧。「你和鐵伯伯……很好?」

竹笑天臉上的笑意稍斂了些,「鐵伯伯和我父親是很好的朋友,不過……是我父親對不起他。」

還有一段故事呀!

蘿拉打算聽下去,竹笑天卻換了個話題:「怎麼找到這家餐廳的?氣氛不錯。」

「冠熙帶我來的!這裡也是我們規劃下個月慶生會的地點呢!」一時沒思考便衝口,蘿拉端端待著竹笑天臉色起變化。

竹笑天只是笑了笑。「選這麼好的餐廳,有假公濟私的嫌疑……」

「他那人就是不正經!」她幫著罵。

「他假公濟私是為了妳吧,下個月的壽星也包括妳……」

蘿拉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生日將近。

「都忘了問,你怎麼會來這裡找我?」又該是換話題的時機。

竹笑天挑了挑眉,頑皮的……好像冠熙哪!她才想起冠熙才應該在這兒呀!怎麼還沒來?

走到這般情勢,最好別來!

他牽了她無錯的手,「是冠熙告訴我妳在這裡……」

冠熙去找他……跟竹笑天一樣,冠熙並沒有回公司,她不知道冠熙跑哪兒去了。

「他還說……妳很傷心,一直在哭,因為妳找不著我……對不起……」

他溫柔地揉著她的手指,她已然忘卻了等待的苦楚。

「他對妳真的很好……」竹笑天不能否認這一點。

還在鐵家時,鐵算盤先拉了冠熙進書房,要他外頭候著。

他們尚未談完,冠熙突然出來跟他說接到蘿拉的電話。

神秘的冠熙神秘地出現與鐵算盤的私下會面,兩次都被鐵算盤要求外頭等待,竹笑天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也不明白冠熙想做什麼,清楚的只有他對蘿拉的心。

「那他怎麼不一起來?他最喜歡湊熱鬧……」

「他說,妳叫他……整罐吸,他很不高興,所以不來了。」

蘿拉噗嗤笑出聲,「我知道他對我好,像哥哥那樣的!」

「哥哥!呵!」竹笑天不禁失笑。

其實冠熙還有一句話,竹笑天沒跟蘿拉說──「你不要再讓她在我面前為你哭,不然,我一定想盡辦法……帶她上賓館!」

「如果……我有事要離開妳一陣子,而妳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就去找他……」

蘿拉緊張地問:「你要去哪兒?」

他淡淡笑著,「沒有,我是說如果……」

蘿拉反握住竹笑天的手。「你也不准誤會我,我也只有你一個……」

交扣的十指將心意也連到一塊兒,他們愈加不能分開了。

「對了,我昨天去買了一樣東西要給妳的,但先擺我那兒。」

蘿拉扁起嘴,「哪有這樣的,既然是給我的,明天帶給我!」

「那東西很大……」

「什麼東西?」

「咕咕鐘。」

「哇!我要放在房間裡!」

「放客廳比較適合。」

「不行。」她不接受他的提議。「媽媽會私吞掉!」

「給我一段時間……」他執起她的雙手,放在嘴邊輕吻了一下,「我會把咕咕鐘掛在我們的客廳裡……」

我們的……什麼意思?一起住?結婚?

蘿拉羞紅了臉卻即刻聯想一個問題:「為什麼……要一段時間?」

「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一份東扣西扣的薪水怎麼讓妳過好日子……」

蘿拉終於懂了冠熙那些對竹笑天質疑的問題有多麼的實際。

「主管的薪水不高嗎?」她看咪妮全身都名牌,「為什麼要東扣西扣?」

「剛說到我父親對不起鐵伯伯……」他的臉上添了愁,「我父親生意失敗,以東山再起的理由向鐵伯伯借了一筆錢卻一走了之避不見面。數目很大,我正在替父親還債,薪水大部分用在還給鐵伯伯。我沒什麼時間陪妳是因為我還兼差接外包,不是忙公事就是做案子……」

「你父親還活著?」蘿拉切入的點在這兒。

「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但他確實還活著,怎麼了?」

「你不是鐵算盤伯伯的義子?」

「我很感激鐵伯伯,雖然我父親騙了他的錢,鐵伯伯要我到公司來,讓我的收入多了很多,可以多還他、自己也可以過得稍微舒適。鐵伯伯把我當他的家人,常請我到家裡吃飯,但我不是他的義子。妳哪兒聽說的?」竹笑天也納悶起來。

「你知道是誰嗎?」

「我沒聽說過。」

「鐵算盤伯伯對你那麼好,你會不會因為想要報答他,幫他……做一些……額外的事?」蘿拉膽怯地問。

「當然!」他答得直接且俐落。

「如果……他要你做的是……壞事呢?」

等待回答中,蘿拉不敢看著他。

他望著她好一會兒,先讓那躊躇難定的眸子面對來,展露能使她釋懷的笑。「鐵伯伯不會的。」

「是呀……」

她的回應並不誠懇,他起疑了。「妳發現了什麼?」

「沒有……」

「當初要妳別說出我倆的關係是鐵伯伯要求我這麼做的。」

「為什麼?」

她既惶恐又慌亂,他想錯了,原來她什麼都不知道。

「鐵伯伯和咪妮姊……可能有些誤會,鐵伯伯怕妳讓人利用,所以……妳懂吧,鐵伯伯是為我們好。」竹笑天儘量說得婉轉些。

懂的,可以釋懷的,然而,難解的,依然牢固地纏了她。

一輪明月下,蘿拉的心情矛矛盾盾的,想這也想那的,這個在她心裡頭、那個也在心裡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2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