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貓的魚的下場

 

虎斑白嘴母貓對海豹留下的鮮魚不感興趣,寧願選擇燻雞口味的乾飼料,於是我吃了那尾魚。

結局悽慘,瀉了三次肚子。

我有點兒恨虎斑白嘴母貓了,或許她早已察覺那尾魚並不鮮,要不然怎麼受得了燻雞的氣味──那是一種令人作嘔的臭味,當我抓把飼料放她碗裡後不經意卻使勁嗅了自己的手,差點兒沒吐出來。

我吃過燻雞的,雖稱不上人間美味,也不至難以下嚥,很是普通,沒想到氣味特別得駭人。

虎斑白嘴母貓瞧出我的恨意,跟我說:「魚是貓的,除了貓以外,誰吃了都沒好下場。」

「哈!天大的笑話!」我不得不嗤之以鼻,「魚是大家的!熊要吃魚、鳥要吃魚、魚也要吃魚!」

「魚是貓的。」她悠然。

「魚是大家的!」我說。

「魚是貓的。」她說。

兩句對話重複數遍後我憐憫地看向她,認為她觀賞過多新聞節目,導致學會了政治人物裝傻擺呆的招數。

「就算妳是對的,至少我吃掉的那尾魚原本屬於一頭海豹。」

我換種說法,她也改變態度,不再堅稱魚是貓的,她說:「拿出證明。」

於是我去睡午覺,打算夢見海豹,要他去跟她說明。

然而睡了醒、醒了睡,一共四次,沒有夢見海豹,卻夢見一大整盤燻雞,接著又瀉了一次肚子。

 

張苡蔚

1026091010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兩頭貓打架之後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