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1

 

 

那東西怎麼會在那裡?雙手抓扯頭髮,羅彥澤左思右想,對於自己的疑惑,沒有得到任何答案或線索,於是他開始回想昨夜發生的事。

凌晨兩點之後,同事們準備去宵夜,本來要和大夥一塊兒同樂去,但臨時改變了行程。對於所有事物,羅彥澤依照天生的隨興,隨時隨地皆可改變計畫及看法。他很好相處,熟他的人都很習慣他這作風。他時常缺席每週一次的員工聚餐活動,他喜歡熱鬧,對他而言這很遺憾,但他更渴望於與喜歡的女性共度良宵。

羅彥澤長相俊美、身材挺拔,人又風趣幽默,只要他看上,幾乎沒有女人能夠逃過他的手掌心。身為情場常勝軍,酒吧的工作又讓他和女性的接觸機會大增。大部分會上酒吧喝酒的女人看待性愛態度較為開放,此種態度慣壞了羅彥澤,女人只要外表搭得上標準,他能上就上。這一方面在他人眼中,隨興成了隨便,但他不認為有什麼不對。你情我願,來則來、去則去,一夜風流一夜情,輕鬆寫意才能擁有完美回憶呀。

他有挑選的權力,而女人也能選擇答應或拒絕。會拒絕他的不多,有一個總在拒絕他,那人是莉娜。而就在昨夜,莉娜終於答應陪他。

莉娜,是個美麗的女人。臉蛋美,身材美,是那種不管老的、少的,是男人見了便急著帶到床上去的型。羅彥澤猜測不到莉娜的年紀,僅覺得應該比他大上一些。他會看上的對象絕大多數比他小,可就算莉娜再多大,她就是能讓他無法捨去。美麗的女人不少,在酒吧出沒的為數更多,莉娜比其他女人更受男人青睞的原因除了她的嫵媚外型之外,她總是一個人。一個人,讓人覺得她寂寞、讓人覺得她需要陪伴。她是那酒吧的常客,羅彥澤勾搭她幾次,她只用她那魅力無比的唇告訴他:「下次吧。」

她的唇具有魅力,鮮明的唇線輪廓看似剛毅,飽滿的唇肉在一言一語中無盡無限地搧動著的卻都是晬人的無聲呢喃。羅彥澤喜歡看著莉娜的唇,尤其當她笑著的時候。她的唇無論怎麼擺弄姿態,皆撩人。她看著他時,向來是淺淡地笑著。那股笑裡,不慍不火地傳達出一種挑逗。每每看著,他的眼光難以移動。

吊人胃口的女人,更讓他渴望。

他帶莉娜上賓館,然後……除了賓館房間裡桃紅色系的裝潢以外,他什麼都不記得了。當晨曦灑進窗格,他醒來時不止記憶,身子上也光溜溜地什麼都沒有。趕緊檢查隨身財物,沒一毛短少。

詭異,帶著這種感覺,他倉皇逃離,六點半的清晨時分到家。走進浴室,想洗把臉讓自己似馬狂奔的心跳冷靜下來。

站在洗手台前,他先對鏡檢視自己,紛亂的心情完全地表現於表情裡。

鏡子上方是沒關上的氣窗,髒穢污垢不知哪時早已將紗窗的每個小格子塞滿不說,還破破爛爛的。

紗窗怎麼破爛的?他記得,從一角開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0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